• <tr id='OnRdZR'><strong id='OnRdZR'></strong><small id='OnRdZR'></small><button id='OnRdZR'></button><li id='OnRdZR'><noscript id='OnRdZR'><big id='OnRdZR'></big><dt id='OnRdZR'></dt></noscript></li></tr><ol id='OnRdZR'><option id='OnRdZR'><table id='OnRdZR'><blockquote id='OnRdZR'><tbody id='OnRdZ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nRdZR'></u><kbd id='OnRdZR'><kbd id='OnRdZR'></kbd></kbd>

    <code id='OnRdZR'><strong id='OnRdZR'></strong></code>

    <fieldset id='OnRdZR'></fieldset>
          <span id='OnRdZR'></span>

              <ins id='OnRdZR'></ins>
              <acronym id='OnRdZR'><em id='OnRdZR'></em><td id='OnRdZR'><div id='OnRdZR'></div></td></acronym><address id='OnRdZR'><big id='OnRdZR'><big id='OnRdZR'></big><legend id='OnRdZR'></legend></big></address>

              <i id='OnRdZR'><div id='OnRdZR'><ins id='OnRdZR'></ins></div></i>
              <i id='OnRdZR'></i>
            1. <dl id='OnRdZR'></dl>
              1. <blockquote id='OnRdZR'><q id='OnRdZR'><noscript id='OnRdZR'></noscript><dt id='OnRdZ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nRdZR'><i id='OnRdZR'></i>

                專題目錄

                2019·北京國際作曲大師班“教授講座”綜述

                • 作者:供稿:作曲系  
                • 來源:彩神快三
                • 發布日期:2019-07-28 00:16:00

                  7月13日至21日,為期九天的“2019 · 北京國際作曲大師班”圓滿落下帷幕,此次大師班共舉辦七場精彩講座。

                  其中,大衛 · 祖貝、黃若、埃爾瑪 · 蘭普森三位教授的講座傾向〖於針對音樂創作技術和理念∏;由音樂創作引發對運用實踐進行思考的,則體現在趙菁文和紀堯姆 · 勃艮第兩位教授的講座中;涉及到大量音樂創作中人文關照的講座則體現在郭樹薈教授與趙鐵春教授的講座中。教授們的講解言簡意賅、易於理解,他們時常主動與聽課的學員進行有效的交流與良好的互動,使講座變得有ζ 聲有色,即“嚴肅”又“活潑”。

                  回顧上述教授講▽座,不難發現其內容其實涉及到了關於音樂創作與思想的三個方面,即,“靈感”、“動機”——音之源;“建構”、“技法”——樂之軀;“美學”、“人文”——曲之魂,這恰是文章表述所在。

                 

                  一、“靈感”、“動機”——音之源

                  “靈感”是一件十分微妙的【事物,它具有絕對的唯心主義特質,而“動機”作為每首音樂的伊始,它的出現、變化則源於瞬間閃現的靈感,引發而出極富創造性的樂思,它們構成了音樂最初的源頭。

                  大衛 · 祖貝教授在講座中提及他的兩部作品,均由主題動機發︻展變化而來。其一,《Delicious Silence》(小提琴獨奏曲《美妙的寂靜》,2010)中的動機,來源於他的音樂家朋友的名字。由名字做動機,變成整首樂○曲的旋律素材,使這部作品獨∑具創意性。其二,《PHO》(樂隊作品《潛在的危險》,2019)中的動機則源於星際宇宙中的行星和充滿未知危險的事物,動機發展而成的旋律線條隱喻行星運行的軌跡。祖貝教授的創作靈感看似十分隨機,但他在創作材料的選擇上,十分註重是否能夠激發創作者的想象與感官體驗。

                  黃若教授在講述自己的音樂創作時,常與其他的藝▲術領域連結,如繪畫、雕塑、詩歌等,非音樂領域的藝術創作能夠激發他的音樂靈感。例如,他的作品《Without Words》(純人聲合唱《無言》,2002),將音樂動機的寫作與詩詞意境相融合,采用音樂繪畫(Sound Painting)的手法展開音樂敘事。

                  趙菁文教授解讀自己的作品《瞬》(為鋼琴獨奏而作《In an Instant》,2004)時,形容這部作品是自己的“靈感實踐”。它由Idea(靈感)的發展變化構成,且貫▂穿全曲,在鋼琴上模仿琵琶與箏的音型效果過程中,形成該作品獨特的審美意趣。靈感對於趙菁文教授來講,並非一定要轉化成動機進行發展,其※自身亦可形成獨特的音樂結構。在講到↓靈感來源時她說,“作曲家要打開自我,享受世界,再感受周遭人、事、物,特別是旁類藝術的同時細心觀察,用心體會”,她還說“作曲家在表達靈感的同時,要站在觀眾的視角,避免完全的自圓其說和自我發散”。趙菁文教授的觀點與埃爾瑪 · 蘭普森教授不謀而合。蘭普森教授在其講座中著重講述了自己童年▆學習、生活的點點滴々滴,其目的就在於讓年輕一代的作曲學員體會到,靈感的突現源於生活,音樂真正動人的地方是那些貼近人類真實情感的表現■。

                  靈感”一詞雖聽起來玄妙,但它卻是藝術映現心靈的門扉;“動機”是人為設計的,它倒影著“靈感”的姿態。教授們憑借個人作品,以最直觀的方式,向學員們呈現音樂建構之初的“源泉”。

                 

                  二、“建構”、“技法”——樂之軀

                  音樂的建構與技法仍是現代◥作曲家作為關註的核心之一。所謂“建構”實際上涉及很多概念,但對於樂曲來講,更多體現在音樂元素的排列方式上,而“技法”就是實現各種各樣排列方式的重要手段。本次大師班各位教授所帶來的作品,在建構方式上匠心獨裁、別具一格,寫作技法也是精彩紛呈,相信聽過講座的同學一定收獲頗豐。

                  祖貝教授在分析自己的作品《Ra!》(樂隊作品《瑞》,1996—1997)時,詳細講解了他排列音樂的方式,首先祖貝教授提出“時間橫向組織”(Horizontal Time Line)的概念,即“用橫向的圖表體現出在創作過程中對碎片化’形態材料’ (Gesture)的記錄和思考”,這種方式實ω 際上是通過線性記錄整合了所有的◥音樂材料,教授表示“作曲家在寫作音符的同時充實圖表,兩者不斷反復完善,這一過程對於創作思維的整體塑造有一定的幫助作用”,最終成型的圖表也已然建構出了另一種具有直觀性的視覺音樂。

                  黃若教授運用的音樂建構方式同樣與視覺有關,只是不同於祖貝教授的“視覺音樂的實現”,黃若教︼授直接從“視覺主義”入手。他說“在我的創作生涯裏,視覺藝術對我的影響最為深刻,我通過繪畫和視覺藝術來學習作曲,音樂對於我來說是四維空間,我通過這樣的技法來進行創作”。他以自己2002年的兩部作品《Confluence》(《第四協奏曲“匯流”——為15位音樂家而作》)和《Without Words》(純人聲合唱《無言》)為例,帶入“立體”概念,意圖使每一位演奏家的聲部都能夠擁有獨特性空間,互相協奏又錯落縱橫。他的另外一部作品《形中形》(Installation: INSCRIBED, For Sheng & Cello, 2017,commissioned and premiered by the Manchester International Festival, UK)更加體現出在建構過程中音樂與空間藝術的高度結合。這首在曼徹斯特市政廳才能夠全身心感∩受到的作品,是根據大廳的“三角形”結構,從空間比例上將笙與大提琴的音色進行多維度結合,使聽眾在行走過程中感受音量比例的變化,形成音量忽遠忽近、飄忽不定的奇趣意味。這部作品獨特的建構方式,充滿了中式美學中“陰陽”的哲學思考,同時創作思維另辟蹊徑,聆聽方式獨具行為藝術的◢風格特征。

                  埃爾瑪 · 蘭普森教授在創作中更加註重擴展樂器極致的表現力。他的作品《Streichquartett Nr.2》(《第二弦樂四重奏》,1992)中,對弦樂的表現力有著極致的追求,音樂寫作技法上也充滿了強烈的對比。筆者之前在該講座的紀要中,對此作品進行了一定的描述,單從譜面上看也能夠直觀的感受到音樂中明顯的強弱變化,大篇幅的silence(寂靜)與密集的音群分別構成音樂行進中不同的風格演變。

                  音樂軀幹最直接的表現形態就是音響與樂譜,它們最終得以呈現有賴於作曲家天馬行空的奇思妙想,和充滿理路與邏輯的音樂建構技法。

                 

                  三、“美學”、“人文”——曲之魂

                  時至今日,音樂的敘述方式已◤經不僅僅局限在器樂和聲樂ζ之中,視覺藝術、行為藝術、文學藝術等的互通共融,使音樂藝術已然跳出了傳統模式的藩籬。作曲家憑借一定的音樂語言(或與“樂音”有關,或與“樂音”無關),開創出不同風格的音樂敘述方式,音樂的創作空間也變的越發自由。但是,無論時代格局如何改變,對音樂藝術審美維度的思考和人文內涵的關照永遠都不會摒棄,因為它凝聚著一首樂曲的精神內涵、代表了音樂藝術的真實意義,是音樂最深處的靈魂。這一點,在本次大師班七位教授的講座中得以充分體現。

                  郭樹薈教授在其講座中紮根於中國傳統音樂文化,博古論今,精彩獨到的闡釋了ㄨ不同於西方的中國音樂人文文化。她將傳統音色類歸為“潤腔音色”、“性格音色”、“模擬音色”、“虛聲音色”、“高尖音色”五大類,從上古《樂記》與《聲無哀樂論》談起,“凡音之所起,由人心生”的儒家美學,“音聲之無常”的道家美學,鞭辟入裏的分析了中國自古以來形成的聲音觀念。中國古代的記譜法與西方大相庭徑,古琴減字譜包含著中國地域獨有的特色與人文氣息,傳統樂器的演奏方式常與早先的戲劇演唱方式不可分割,中國傳統音樂對音色的追求往往來自於對〇大自然聲音的模仿,鳥鳴之聲、劍弩之聲、馬蹄之聲、水流之聲等等,是大自然賦予了中國傳統音樂巧奪天工之妙。郭樹薈教授提出中國傳統音色所具有的兩種特性,其一,“人文性”。中國傳統音樂往往滲透著“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弦外之音審美意境↙;其二,“民俗性”。民間音樂不受任何框架束縛,美學傳統自與其民間生活相關。(此部分內容多數參照“郭樹薈教授講座紀要”,因其未公開推送,筆者在此予以說明。)

                  趙鐵春教授的講座中拋出觀點“從舞蹈需要音樂談起”,他從文華大獎的舞蹈獲獎作品《天路》為例切入,認為音樂與舞蹈雖為不同的藝術形態,各具獨立品格,但在不斷融合的過程中,有機構成了完美的視聽藝術。教授將中國上古時期與歐洲古文明時期的舞蹈音樂進行比對,講述了中西方共通的“歌—舞—樂”三位一體藝術觀念「,梳理了中西方音樂與舞蹈的發展軌跡。他引用西方古典舞、芭蕾舞、現代舞興起的時間節點與當時最為流行的音樂形式對比參照▲為例,解釋了舞蹈與音樂的共生關系。(此部分內容多數參照“趙鐵春教授講座紀要”,因其未公開推送,筆者在此予以說明。)

                  紀堯姆 · 勃艮第教授是法國Court—circuit樂團的㊣ 指揮,他從指揮家的視角切入音樂排演實踐中,審視了作曲家在創作時的應具有的審美思考維度。講座中他提到了作曲家的“手稿”(manuscript)記錄方式,一語中的的說,演奏家對手稿直觀地記譜感受與作曲家想要呈現的最終音響效果,往往截然不同。這充分說明,每個人在感受音樂語言的同時情不自禁會帶入自我的審美理解。紀堯姆教授稱贊了利蓋蒂(Ligeti Gy?rgy Sándor,1923年5月28日-2006年6月12日,當代古典音樂先鋒派作曲家,匈牙利人)在樂譜中使用腳註標明音樂意圖的方式,他認為這樣更加有助於外界可以直接通過樂譜與作曲家進行溝通。紀堯姆教授在講座中╲強調了溝通的重要性!作為指揮家的他認為,指揮家、演奏家、作曲家之間都需要進行更加明確的溝通,甚至有必要做的事是和聽眾進行充分溝通。這樣做便於把握作品的整體審美傾向,和內在意義的理解與詮釋。

                  趙菁文教授的音樂創作往往伴隨著大量的實驗,她提到自己會與專業團隊去苗栗的隧道中,通過不同的手段,尋找新的發聲方式,捕捉不∞同聲音的特質,這是教授對音色作出的一種審美價值判斷,她還為各種策展活動寫作音樂,身體力行的實現著音樂的社會價值。黃若教授也會引用不同的媒介,來∮進行音樂的創作。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他們在實現自我“審美維度”時借用的方式。黃若教授在講座開場時講述了非常多的現代音樂類型,並且通過同時期的繪畫流派進行了一一對照講解。他是一位十分註重音樂人文內涵的作曲家,他說,“當代社會中世界文化的頻繁交流,以及作曲家在世界各地的生活體驗,造就了藝術表現形式ㄨ的多元化。作曲家不再是地域性◆的,而是一個綜合的文化表現形態,而自己正是其中一員”。

                  綜上所述,此次大師班的七場講座,教∮授們通過由點到面、從部分到整體,從整體反觀細節等多種維度,為學員們詮釋了音樂創作過程中最核心、最根本的問題。活動結束後的冷餐會中,趙菁文教授與大家閑聊時說起,她最喜歡那些在作品中可以看到學生勇於突破的地方,年輕的學生千萬不要太保守,只有更加勇敢,才能更有收獲。七場講座圓滿◥結束,教授們沒有停止他們創造音樂世界的步伐,新一代的作曲家們也正恰同學年少,風華正茂!而我們,“2019 · 北京國際作曲大師班”暫時告一段落,來年相約北京!

                 

                 

                編輯:魏明

                文:劉曌

                圖:大師班文宣隊

                相關附件:
                相關鏈接:

                ? Copyright www.cco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110402430057號

                京ICP備05064625號

                新聞與資訊

                專題目錄

                2019·北京國際作曲大師班“教授講座”綜述

                作者:供稿:作曲系來源:彩神快三更新日期:2020-01-11 02:23:28發布日期:2019-07-28 00:16:00本欄目內容由黨委宣傳部負責維護

                  7月13日至21日,為期九天的“2019 · 北京國際作曲大師班”圓滿落下帷幕,此次大師班共舉辦七場精彩講座。

                  其中,大衛 · 祖貝、黃若、埃爾瑪 · 蘭普森三位教授的講座傾向於針對音樂創作技術和理念;由音樂創作引發對運用實踐進行思考的,則體現在趙菁文和紀堯姆 · 勃艮第兩位教授的講座中;涉及到大量音樂創作中人文關照的講座則體現在郭樹薈教授與趙鐵春教授的講座中。教授們的講解言簡意賅、易於理解,他們時常主動與聽課的學員進行有效的交流與良好的互動,使講座變得有聲有色,即“嚴肅”又“活潑”。

                  回顧上述教授講座,不難發現其內容其實涉及到了關於音樂創作與思想的三個方面,即,“靈感”、“動機”——音之源;“建構”、“技法”——樂之軀;“美學”、“人文”——曲之魂,這恰是文章表述所在。

                 

                  一、“靈感”、“動機”——音之源

                  “靈感”是一件十分微妙的事物,它具有絕對的唯心主義特質,而“動機”作為每首音樂的伊始,它的出現、變化則源於瞬間閃現的靈感,引發而出極富創造性的樂思,它們構成了音樂最初的源頭。

                  大衛 · 祖貝教授在講座中提及他的兩部作品,均由主題動機發展變化而來。其一,《Delicious Silence》(小提琴獨奏曲《美妙的寂靜》,2010)中的動機,來源於他的音樂家朋友的名字。由名字做動機,變成整首樂曲的旋律素材,使這部作品獨具創意性。其二,《PHO》(樂隊作品《潛在的危險》,2019)中的動機則源於星際宇宙中的行星和充滿未知危險的事物,動機發展而成的旋律線條隱喻行星運行的軌跡。祖貝教授的創作靈感看似十分隨機,但他在創作材料的選擇上,十分註重是否能夠激發創作者的想象與感官體驗。

                  黃若教授在講述自己的音樂創作時,常與其他的藝術領域連結,如繪畫、雕塑、詩歌等,非音樂領域的藝術創作能夠激發他的音樂靈感。例如,他的作品《Without Words》(純人聲合唱《無言》,2002),將音樂動機的寫作與詩詞意境相融合,采用音樂繪畫(Sound Painting)的手法展開音樂敘事。

                  趙菁文教授解讀自己的作品《瞬》(為鋼琴獨奏而作《In an Instant》,2004)時,形容這部作品是自己的“靈感實踐”。它由Idea(靈感)的發展變化構成,且貫穿全曲,在鋼琴上模仿琵琶與箏的音型效果過程中,形成該作品獨特的審美意趣。靈感對於趙菁文教授來講,並非一定要轉化成動機進行發展,其自身亦可形成獨特的音樂結構。在講到靈感來源時她說,“作曲家要打開自我,享受世界,再感受周遭人、事、物,特別是旁類藝術的同時細心觀察,用心體會”,她還說“作曲家在表達靈感的同時,要站在觀眾的視角,避免完全的自圓其說和自我發散”。趙菁文教授的觀點與埃爾瑪 · 蘭普森教授不謀而合。蘭普森教授在其講座中著重講述了自己童年學習、生活的點點滴滴,其目的就在於讓年輕一代的作曲學員體會到,靈感的突現源於生活,音樂真正動人的地方是那些貼近人類真實情感的表現。

                  靈感”一詞雖聽起來玄妙,但它卻是藝術映現心靈的門扉;“動機”是人為設計的,它倒影著“靈感”的姿態。教授們憑借個人作品,以最直觀的方式,向學員們呈現音樂建構之初的“源泉”。

                 

                  二、“建構”、“技法”——樂之軀

                  音樂的建構與技法仍是現代作曲家作為關註的核心之一。所謂“建構”實際上涉及很多概念,但對於樂曲來講,更多體現在音樂元素的排列方式上,而“技法”就是實現各種各樣排列方式的重要手段。本次大師班各位教授所帶來的作品,在建構方式上匠心獨裁、別具一格,寫作技法也是精彩紛呈,相信聽過講座的同學一定收獲頗豐。

                  祖貝教授在分析自己的作品《Ra!》(樂隊作品《瑞》,1996—1997)時,詳細講解了他排列音樂的方式,首先祖貝教授提出“時間橫向組織”(Horizontal Time Line)的概念,即“用橫向的圖表體現出在創作過程中對碎片化’形態材料’ (Gesture)的記錄和思考”,這種方式實際上是通過線性記錄整合了所有的音樂材料,教授表示“作曲家在寫作音符的同時充實圖表,兩者不斷反復完善,這一過程對於創作思維的整體塑造有一定的幫助作用”,最終成型的圖表也已然建構出了另一種具有直觀性的視覺音樂。

                  黃若教授運用的音樂建構方式同樣與視覺有關,只是不同於祖貝教授的“視覺音樂的實現”,黃若教授直接從“視覺主義”入手。他說“在我的創作生涯裏,視覺藝術對我的影響最為深刻,我通過繪畫和視覺藝術來學習作曲,音樂對於我來說是四維空間,我通過這樣的技法來進行創作”。他以自己2002年的兩部作品《Confluence》(《第四協奏曲“匯流”——為15位音樂家而作》)和《Without Words》(純人聲合唱《無言》)為例,帶入“立體”概念,意圖使每一位演奏家的聲部都能夠擁有獨特性空間,互相協奏又錯落縱橫。他的另外一部作品《形中形》(Installation: INSCRIBED, For Sheng & Cello, 2017,commissioned and premiered by the Manchester International Festival, UK)更加體現出在建構過程中音樂與空間藝術的高度結合。這首在曼徹斯特市政廳才能夠全身心感受到的作品,是根據大廳的“三角形”結構,從空間比例上將笙與大提琴的音色進行多維度結合,使聽眾在行走過程中感受音量比例的變化,形成音量忽遠忽近、飄忽不定的奇趣意味。這部作品獨特的建構方式,充滿了中式美學中“陰陽”的哲學思考,同時創作思維另辟蹊徑,聆聽方式獨具行為藝術的風格特征。

                  埃爾瑪 · 蘭普森教授在創作中更加註重擴展樂器極致的表現力。他的作品《Streichquartett Nr.2》(《第二弦樂四重奏》,1992)中,對弦樂的表現力有著極致的追求,音樂寫作技法上也充滿了強烈的對比。筆者之前在該講座的紀要中,對此作品進行了一定的描述,單從譜面上看也能夠直觀的感受到音樂中明顯的強弱變化,大篇幅的silence(寂靜)與密集的音群分別構成音樂行進中不同的風格演變。

                  音樂軀幹最直接的表現形態就是音響與樂譜,它們最終得以呈現有賴於作曲家天馬行空的奇思妙想,和充滿理路與邏輯的音樂建構技法。

                 

                  三、“美學”、“人文”——曲之魂

                  時至今日,音樂的敘述方式已經不僅僅局限在器樂和聲樂之中,視覺藝術、行為藝術、文學藝術等的互通共融,使音樂藝術已然跳出了傳統模式的藩籬。作曲家憑借一定的音樂語言(或與“樂音”有關,或與“樂音”無關),開創出不同風格的音樂敘述方式,音樂的創作空間也變的越發自由。但是,無論時代格局如何改變,對音樂藝術審美維度的思考和人文內涵的關照永遠都不會摒棄,因為它凝聚著一首樂曲的精神內涵、代表了音樂藝術的真實意義,是音樂最深處的靈魂。這一點,在本次大師班七位教授的講座中得以充分體現。

                  郭樹薈教授在其講座中紮根於中國傳統音樂文化,博古論今,精彩獨到的闡釋了不同於西方的中國音樂人文文化。她將傳統音色類歸為“潤腔音色”、“性格音色”、“模擬音色”、“虛聲音色”、“高尖音色”五大類,從上古《樂記》與《聲無哀樂論》談起,“凡音之所起,由人心生”的儒家美學,“音聲之無常”的道家美學,鞭辟入裏的分析了中國自古以來形成的聲音觀念。中國古代的記譜法與西方大相庭徑,古琴減字譜包含著中國地域獨有的特色與人文氣息,傳統樂器的演奏方式常與早先的戲劇演唱方式不可分割,中國傳統音樂對音色的追求往往來自於對大自然聲音的模仿,鳥鳴之聲、劍弩之聲、馬蹄之聲、水流之聲等等,是大自然賦予了中國傳統音樂巧奪天工之妙。郭樹薈教授提出中國傳統音色所具有的兩種特性,其一,“人文性”。中國傳統音樂往往滲透著“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弦外之音審美意境;其二,“民俗性”。民間音樂不受任何框架束縛,美學傳統自與其民間生活相關。(此部分內容多數參照“郭樹薈教授講座紀要”,因其未公開推送,筆者在此予以說明。)

                  趙鐵春教授的講座中拋出觀點“從舞蹈需要音樂談起”,他從文華大獎的舞蹈獲獎作品《天路》為例切入,認為音樂與舞蹈雖為不同的藝術形態,各具獨立品格,但在不斷融合的過程中,有機構成了完美的視聽藝術。教授將中國上古時期與歐洲古文明時期的舞蹈音樂進行比對,講述了中西方共通的“歌—舞—樂”三位一體藝術觀念,梳理了中西方音樂與舞蹈的發展軌跡。他引用西方古典舞、芭蕾舞、現代舞興起的時間節點與當時最為流行的音樂形式對比參照為例,解釋了舞蹈與音樂的共生關系。(此部分內容多數參照“趙鐵春教授講座紀要”,因其未公開推送,筆者在此予以說明。)

                  紀堯姆 · 勃艮第教授是法國Court—circuit樂團的指揮,他從指揮家的視角切入音樂排演實踐中,審視了作曲家在創作時的應具有的審美思考維度。講座中他提到了作曲家的“手稿”(manuscript)記錄方式,一語中的的說,演奏家對手稿直觀地記譜感受與作曲家想要呈現的最終音響效果,往往截然不同。這充分說明,每個人在感受音樂語言的同時情不自禁會帶入自我的審美理解。紀堯姆教授稱贊了利蓋蒂(Ligeti Gy?rgy Sándor,1923年5月28日-2006年6月12日,當代古典音樂先鋒派作曲家,匈牙利人)在樂譜中使用腳註標明音樂意圖的方式,他認為這樣更加有助於外界可以直接通過樂譜與作曲家進行溝通。紀堯姆教授在講座中強調了溝通的重要性!作為指揮家的他認為,指揮家、演奏家、作曲家之間都需要進行更加明確的溝通,甚至有必要做的事是和聽眾進行充分溝通。這樣做便於把握作品的整體審美傾向,和內在意義的理解與詮釋。

                  趙菁文教授的音樂創作往往伴隨著大量的實驗,她提到自己會與專業團隊去苗栗的隧道中,通過不同的手段,尋找新的發聲方式,捕捉不同聲音的特質,這是教授對音色作出的一種審美價值判斷,她還為各種策展活動寫作音樂,身體力行的實現著音樂的社會價值。黃若教授也會引用不同的媒介,來進行音樂的創作。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他們在實現自我“審美維度”時借用的方式。黃若教授在講座開場時講述了非常多的現代音樂類型,並且通過同時期的繪畫流派進行了一一對照講解。他是一位十分註重音樂人文內涵的作曲家,他說,“當代社會中世界文化的頻繁交流,以及作曲家在世界各地的生活體驗,造就了藝術表現形式的多元化。作曲家不再是地域性的,而是一個綜合的文化表現形態,而自己正是其中一員”。

                  綜上所述,此次大師班的七場講座,教授們通過由點到面、從部分到整體,從整體反觀細節等多種維度,為學員們詮釋了音樂創作過程中最核心、最根本的問題。活動結束後的冷餐會中,趙菁文教授與大家閑聊時說起,她最喜歡那些在作品中可以看到學生勇於突破的地方,年輕的學生千萬不要太保守,只有更加勇敢,才能更有收獲。七場講座圓滿結束,教授們沒有停止他們創造音樂世界的步伐,新一代的作曲家們也正恰同學年少,風華正茂!而我們,“2019 · 北京國際作曲大師班”暫時告一段落,來年相約北京!

                 

                 

                編輯:魏明

                文:劉曌

                圖:大師班文宣隊

                • 相關附件:
                • 相關鏈接: